快捷搜索:

至少平衡态问题的解决,仍然是在正则描述

                     恒达娱乐实际上,至少平衡态问题的解决,仍然是在正则描述(从 而有刘维尔定理可用)基础上从外部引人了统计的因素才使情况有了转机.但 是,人为地在“多”与“少”之间划出的界限,却使我们在理论上退回到古希腊的 “麦堆诘难”(一个麦粒不成麦堆,两个不成,多少个成麦堆?).这也是为什么玻耳 兹曼为统计理论奠基的努力在洛施密特诘难面前只有承认失败的根本原因.说 到底凡是个          体过程上所不具有的时间单向性因素,在任意的群体t也不可能加 以论证.物理学陷入了痛苦的二元论处境.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想不到,突破实际上竟开始于酝酿着相 对论与量子论革命的几乎同时.19世纪末,“最后一个通才”大数学家、物理学家 和哲学家庞加莱在研究天体问题的摄动求解时发现,原来绝大多数力学问题作 为非线性方程一般是不可积的.所谓可积,是指在给定的现实的初条件下能够原 则上确定出唯一的解来.这里涉及过程对初条件的特殊无限敏感性这一非线性 特征,从而使初条件的任意数学无限小的差异导致解的有限分歧.这就事实上在 力学内部发现了不确定性,使历经量子论革命所不能企及的时间不可逆描述(量 子测量过程为不可逆,但却没有力学描述)成为原则上可能的.“这是相对论和量 子力学问世以来,对人类知识体系的又一次巨大冲击.这也许是20世纪后半叶 数理科学所做的意义最为深远的贡献”(郝柏林语).从此,“机遇或概率不再是承 认无知的一种方便途径,而是一种被扩展的新理性之组成部分”[普利哥津 (1917—2003,诺贝尔奖获得者)语].注意,正如非线性不满足叠加原理一样,非 线性科学也不是其各分野的简单总和:力学的非线性具有超越不同(非线性)学 科领域的共性.例如,孤子、分形、混沌以及奇妙的费根鲍姆数等都是遍及多种学 科领域的普遍特征.至此,达尔文的进化论革命才开始在基础理论科学中扎根, 它标志着真  正的一元论科学认识论的确立.拉普拉斯式的机械决定论在力学本 身上的破产也意味着不思进取、无所作为的观点是违反自然规律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