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力学之定名又是针对其后继的发展一量子力学.

               恒达娱乐经典力学之定名又是针对其后继的发展一量子力学而言,因为量子力学 作为更扩展的理论形式在宏观极限时直接过渡到的是经典力学的各种等价表述 形式而不是牛顿力学的原始形式.例如童子力学上的对应原理就是和哈密顿形 式的力学对应而不是和牛顿力学对应(二者动量定义就不相同!),这也是新表述 的内在结构的高度普适性的证明.这个普适性的另一表现是与自由度特性无关: 即与坐标描述选择无关,与独立变量个数也无关,从而也适用于描述连续自由度 系统如流体和电磁场.实际上这也正是导致这一形式发展的原始动机.看来,如 果把自然律比作自然法,那么适用性越广的法也正是历史进程中变动最小的法. 在这个意义下完全可以将经典力学普适性的集约表达——变分原理及其正则表 述形式视为自然的首部宪法.

               然而长期以来人们遗憾地感到有一大类系统的行为(甚至是绝大部分系统 的行为)有“违法嫌疑”.事情得从时间箭头谈起.在牛顿原始形式的运动方程中, 力的最有成效的应用形式应当是不含时间和速度,如万有引力.这就可以不用借 助大量实验数据而精确求解出运动来.这类问题的突出特点是关于时间为可逆. 但牛顿定律的格式却并不排除描述时间不可逆过程如阻尼振动.另一方面,至少 到了 19世纪,达尔文的进化论深人人心,人们相信自然本质上是个不可逆过程. 然而,后牛顿力学的重大发展却又是在完整系统即时间可逆系统上取得的.虽经 量子论与相对论的革命,从经典力学到量子力学,基本方程的时间可逆性却一直 没有改变.既然已经明确,力学不可逆过程都必然涉及大量粒子的不可计测的行 为,借助实验参数近似地引入唯象的力如阻尼力等实质上不过是对直接实验数 据的外推,有计算而无理论可言,更不存在对过程不可逆性的解释.因此走牛顿 描述的回头路毫无意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